行业新闻

吹5小时不累,憋5小时不尿,站5小时不倒!这些十堰兵亮相阅兵式

原标题:吹5小时不累,憋5小时不尿,站5小时不倒!这些十堰兵亮相阅兵式

联合军乐团成员杨东龙:三次参阅奏响时代强音

昨日,在国庆阅兵联合军乐团中,有一名来自十堰的军乐手。他就是家住郧阳区梅铺镇的杨东龙。

1989年2月,杨东龙出生在梅铺镇大坪营村。18岁那年,他从郧阳区综合高中应征入伍。在部队,他表现出的音乐天赋,得到领导和战友的认可好评。目前杨东龙在国家联合军乐团担任长笛演奏员。

“能够参加新中国70周年阅兵,是每个军人足以铭记一生的荣耀和幸运。而我,此前已荣幸地参加过两次。”2019年9月30日及10月1日,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记者先后两次连线杨东龙进行采访。

今年30岁的杨东龙,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北部战区陆军第78集团军某防空旅导弹连上士。2009年,入伍还不到两年的杨东龙有幸入选解放军联合军乐团,参加新中国成立60周年首都阅兵。2015年,杨东龙有幸再次入选解放军联合军乐团,参加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。

联合军乐团成员由来自全军10个大单位的1000余名官兵组成。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第16次从全军范围内抽组联合军乐团担负阅兵演奏任务。此次演奏曲目是历届阅兵以来最多的一次,有60余首。联合军乐团的所有演奏人员,以立正姿态要持续站立演奏5个小时。

联合军乐团训练的日子非常严格,除了每天的业务训练和体质锻炼外,还要背奏新的阅兵仪式用曲。杨东龙坦言,自己学习长笛时间短,基础差。但他深深地明白,勤能补拙,每天刻苦练习时,他都比别人更加付出百倍努力。

2019年初,当得知选拔通过那一刻,他兴奋地跳了起来!完全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心情。“因为我爱军乐,爱长笛,是军乐的魅力指引我前进的方向,是军乐精神给予我强大力量!”杨东龙说,2019年阅兵选拔时,他在严格按照通知要求演奏规定曲目外,还特别加演了一首节奏快、技巧复杂、难度大的《土耳其进行曲》。“在全军2800多名业余军乐战士中顺利入选,能够第三次站在天安门广场为祖国母亲和全国人民,用心演奏每一首乐曲,每一个音符,是我一生的荣耀。”

“吹5小时不累,憋5小时不尿,站5小时不倒。”接受十堰晚报秦楚网记者采访时,杨东龙激动地说:“我能够三次站在国旗旗杆下、天安门前,为祖国母亲倾心演奏,与家乡和单位的支持培养密不可分。”他表示,今后将继续以雄壮伟大的军乐精神,奏响时代最强音。(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 记者 朱江)

展开全文

女兵方队成员邢芷莹:40多名队友过集体生日

松枝绿、浪花白、天空蓝、藏青黄、橄榄绿,今年女兵方队首次以挂枪姿态接受检阅,首次混编5种颜色军服受阅,并且首次由两名女将军领队。充分体现了军队力量体系重塑的成果,以及解放军女兵的战斗姿态。记者获悉,在本次国庆大阅兵中,十堰女孩邢芷莹就在女兵方队中。

10月1日,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记者联系到邢芷莹的父亲邢建国。他向记者介绍,邢芷莹今年23岁,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。2017年,她读大三时,修满学分后选择了光荣入伍,是一名通信女兵。

“在部队里,邢芷莹表现很出色,第一年就是新兵营里的优秀新兵。”邢建国骄傲地说。今年春节后,邢芷莹告诉家人,自己可能要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国庆大阅兵了。“孩子妈妈说,阅兵训练多辛苦呀,但邢芷莹不在乎,这是她的梦想。”

邢建国告诉记者,邢芷莹接受了几个月的训练,期间不能使用手机通讯,只能通过训练场的电话亭跟家里联系。“女儿的训练很辛苦,”邢建国说,尽管遇到很多挫折,但一路上,女儿都很坚强,从来没有哭过,坚持了下来。

“邢芷莹的生日是9月4日,由于忙于训练没来得及过。但在训练期间,40多名女兵们一起过了集体生日。”邢芷莹的母亲李女士说,他们录了一段视频给女儿,希望她有泪水有汗水没有遗憾。

阅兵当天,邢建国和爱人一起守在电视机前,等待女兵方阵的出现。“这一刻激动不已,为女儿感到万分骄傲。”邢建国说,邢芷莹自小崇军爱国,家里堆满了军事理论书籍,摆满了坦克等军事车模,如今还参加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,她的梦想成真了。(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 记者 曾雨)

文职人员方队成员季智勇:接受检阅是我一生荣耀

“大宝,大宝!快看!电视里面有爸爸。”10月1日上午10点54分,十堰籍受阅文职人员季智勇的妻子抱着4岁的大宝冬冬,与婆婆一起在家观看阅兵直播。

在受阅文职人员方队中,有一位来自十堰市郧西县人民武装部的文职人员。他就是32岁的季智勇。季智勇站迈着矫健的步伐,随文职人员方队雄赳赳气昂昂地通过天安门广场。

季智勇出生在郧西县涧池乡孤山村。2006年,高中毕业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天津军事交通学院。

2011年,季智勇远赴西藏,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汽车团。作为极地兵,季智勇以赤诚奉献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和朴实无华的奉献精神,扎根高原长达8年之久,荣立过个人三等功。

2018年,告别了青藏高原的季智勇转成文职人员,就职于郧西县人民武装部。

在这次国庆阅兵方队里,文职人员方队是一支首次参加阅兵、全新亮相的新兴队伍。湖北省军区只有3名文职人员参加,季智勇是其中一员,这也是十堰军分区和驻十部队唯一一名参加阅兵的队员。

2019年3月,季智勇在十堰军分区报名参加国庆大阅兵的选拔,经过层层选拔推荐成功入选;5月,他到北京正式参加阅兵集训。9月19日,季智勇的二宝呱呱落地。

9月30日晚,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记者采访戴盼春。她激动地说,二宝出生后,季智勇还没有见过孩子,但家人非常支持他的决定。

众所周知,阅兵的正步训练内容枯燥,训练强度也比较大。在阅兵村,高强度的正步训练要求队员们每天不到6点就起床,晚上10点后才休息,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以上。将近半年的阅兵训练,光正步就要走过近万公里。作为武装部的文职人员,季智勇时刻严格要求自己,练出了一副铁腿铁脚板。

“参加国庆阅兵,是我一生的荣耀。”季智勇说。(十堰晚报秦楚网全媒体 记者 朱江 特约记者 杨红霞)

预备役方队成员杜欢:代表东风,再辛苦也值

“能参加阅兵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,再辛苦,我都咬牙坚持下来。”在10月1日举行的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中,十堰小伙杜欢作为预备役部队方队的一员,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全国人民的检阅。尽管集训辛苦严苛,但当他看到一辆辆东风猛士时,一切辛苦都烟消云散,心间只留下满满自豪。

通过层层选拔进入阅兵村集训

杜欢今年30岁,是十堰市张湾区人,东风商用车车辆工厂的一名一线职工。在80%都是“90”后的预备役部队方队中,他算是年龄较大的。

2009年,20岁的杜欢刚上大一就选择了光荣入伍,从军五载。他参加了上海世博会的安保工作,获得过旅嘉奖、优秀党员和三等功荣誉。2014年,他从部队光荣退役后,2016年加入东风商用车,进入东风商用车车辆工厂,成为一名一线员工。

尽管参加工作,但他的身体里始终流淌着军人血液。得知公司有预备役名额参加国庆大阅兵,杜欢当即报名。今年2月份,杜欢在通过3次严苛选拔后,入选陆军某预备役高炮师,进入基础训练阶段。

“别人跑3公里,我就跑5公里。”杜欢说,为了能通过选拔,他比其他人付出了更多努力。

杜欢说,当时整个预备役部队方队有1.3万人参与选拔,最终留下的只有700多人。具体到火箭军,是300人淘汰至80人,他就是留下的其中一员。而经历4个月的基础训练后,他过关斩将,最终得以进入阅兵村参加集训。

踢腿至膝盖肿痛咬牙坚持训练

杜欢告诉记者,基础训练阶段十分严苛,每天早上5点半开始,一直到晚上10点40分,只有中午吃饭休息1个半至2个小时。

在集训营,杜欢除了训练,还负责文书等工作。有一次,他因前一宿熬夜处理文书,第二天因天气炎热站军姿近2个小时后,晕倒在地。“这是我唯一一次训练时晕倒,当时只觉得眼前一片黑,就没有知觉了。”杜欢说,阅兵训练,远比大家想象的要艰苦。

“每天重复练习踢腿,不知道要踢多少次。”杜欢说,踢腿时间长后,他的两个膝盖肿得特别厉害,连脚腕也呈深褐色,但他忍着不敢说。“在基础集训期间,出现伤病情况,意味着你就得下场了。”杜欢说,尽管当时异常疼痛,但他还是忍着坚持训练,好在最后靠涂抹膏药得到恢复。

相比基础训练,阅兵村集训考核更严苛。“一个月两次考核,考核不通过,就得加练。”

尽管经历的是“魔鬼式”训练,但杜欢始终坚持,从不松懈。“我代表的是东风公司,能参加国庆阅兵,是我无上的荣耀。”杜欢说,他从未想过半途而废,如果因自己的不努力而失去阅兵的资格,他会抱憾终生。

看到东风车觉得一切都值了

平时训练辛苦,但8月20日的合练给了杜欢一剂强心剂。

“这是我们首次合练,我记忆深刻的日子。”杜欢说,在合练时,他看到了方阵中一辆辆威武的东风猛士,那一刻,一种分外的亲切感和自豪感油然而生。“我是东风人,我和东风军车同台,觉得再辛苦都值了。”

10月1日,参加完阅兵式的杜欢回到了阅兵村宿舍,脱下外套,他的衬衣已经湿漉漉。

一种骄傲与自豪萦绕在他心间,拿到手机后,他当即给远在十堰和武汉的家人报喜。电话的那一端,一家人都为他感到骄傲。

杜欢的爱人杨女士在武汉工作,1日在单位值班。“我看了阅兵式,真心为他感到骄傲。”杨女士说,杜欢在参加阅兵集训时,他的孩子才1岁,期间孩子生病住院了几次,都是她和父母操心。虽然很辛苦,但看到杜欢英姿飒爽的接受住祖国和全国人民检阅,都没有任何怨言了。

“他在集训时,很担心他的身体,能不能扛下来,但担心也没用,帮不到什么。”杨女士笑着说,现在好了,他成功参加了大阅兵,成为他一辈子的荣耀,值得他一辈子骄傲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张先生

手 机:

电 话:

邮 箱:

地 址: